爱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首席翻译官在线阅读 - 第269章 转移

第269章 转移

        这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隐形绑架会落在女性身上,但是大多数人都看不到或者视而不见。

        有的人是既得利益者,完全不会考虑到女性的困境,譬如用舆论、用道德、用责任等等绑架她们,便可以享受那万般好处,自然不会去顾及去改变;

        也有的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别人遭受这样的“绑架”的时候,总觉得落不到自己身上,所以便站在一边看热闹。等自己陷入了困境之后,却发现身边都是如同自己先前一般看热闹的人;

        还有一部分是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困境中。她们因为环境的限制,造成了学识见识的浅薄,便觉得世界本就是这样子,女人也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她们不仅不会为自己谋出路,还会变成那些“绑架”的帮凶。

        文小满眨眼间想到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万幸觉醒的人越来越多,能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她自小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性格又非常敏感,用不着别人做得多么明显,自己就能感受到种种不同,她重活一世,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变得更好一些。

        她一个人的力量太过微小,还需要和千千万万个她们一起,才能聚成微光,照到更多的地方。

        好像扯得有些远了,文小满把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的思绪收回来,她挽着张潇文的手臂,“现在没下雨了,想不想跑一圈?”

        张潇文正好心中一口郁气无处发泄,立马就答应了,“多跑两圈吧。”

        吴珺宁长这么大最怕的事情之一就是体测跑八百,再加上刚刚跑上跑下的,现在还有点喘,便摆了摆手,“你们俩跑吧,我精神上与你们同在。”

        文小满和张潇文对视了一眼,就并肩向前跑去。

        跑了两圈下来,张晓文出了一些汗,心里也舒畅了许多。

        见吴珺宁一个人慢慢地走在跑道上,离两人的位置还挺远,就停在原地等她。

        “文小满,谢谢你啊。”张潇文一只脚摩挲着跑道,开口说道,“你平时学习忙得很,也不知道我的个人情感问题,但是你却像吴珺宁一样维护着我。”

        文小满有些赧然,“我也没有做什么啊,况且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你们俩平时又那么照顾我。”

        张潇文换了一只脚,“我当时就是觉得有你们在我身后,所以才会一个冲动跑下去的。虽然让别人看了一场热闹,但我不后悔。他们今天看到了,以后就不会想着来宿舍找我了。”

        文小满本不想太多地掺和室友的感情问题中,听到她这么说,也有些佩服她的果断,“我当时倒是没有想到这里。你今天把态度摊得明明白白的了,要是那何彬下次还想要做什么,也肯定没有今天这么多的帮手了。”

        现在这样,对于张潇文来说,就是一次她并不期待的表白而已。

        看热闹的人看到了结局也就不会惦记了,过不了几天就都会忘了。

        吴珺宁从那边看到两人停了下来,也加快了脚步,走到两人面前。

        “走,我们回宿舍吧!”

        一路走回去,路上也碰到出来散步或者回宿舍的同学,大家好似刚才没有看到“女主角”的样貌一般,并没有对张潇文投去什么让人不适的视线。

        人在一定的氛围中,很容易被氛围蛊惑,短暂地失去思考能力。一旦脱离了那种氛围,也就清醒了。

        回到宿舍之后,班里几个女生过来慰问,“刚刚没事吧?”

        张潇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还跟大家开起了玩笑,“没事没事,都怪我的魅力太大了,连酒瓶子都要碎几个为我助威。”

        众人见她也确实没什么问题,就都各自回宿舍了。

        三人今天头发淋了雨,刚刚跑上跑下又出了点汗,就收拾好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一起去了浴室。

        浴室是公共浴室,里面分成了很多小隔间,关起门来什么谁也不知道里面是谁。

        文小满正抹了洗发露,轻轻搓揉着头发,就听到隔间的女生和另外一个隔间的女生说道,“要是对方是外交系的那个系草的话,我愿意给他摆爱心蜡烛。”

        另外那女生说道,“你说林峥是吧?那估计学校空地上都要被摆满了,而且他又没住校,摆了也没用。”

        文小满脑海中浮现出林峥站在蜡烛中间的场景,没忍住笑了出来。

        也不知道他会是左右为难,还是会冷着脸让别人把蜡烛都吹灭。

        哗哗的水声盖住了文小满的笑声,外面那两人已经洗漱好,带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这对话也让张潇文和吴珺宁听到了,回到宿舍之后,吴珺宁忍不住八卦起来,“诶,文小满,你和那‘最佳风采’走得近,知道他的感情动向不?”

        文小满想了想,摇了摇头,“他这人,平时在学校比我还忙,完全没时间谈恋爱。”

        吴珺宁点点头,“也是,你们天天就和各科书本打交道去了。听说他也要修双学位?”

        文小满把头发擦干,拿出法语语法书,“嗯嗯,修国际法。”

        吴珺宁坐在床上,没有看到文小满拿出了书,还想再问些什么,张潇文对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吴珺宁点点头,再佩服地摇了摇头,低声对张潇文说道,“这注意力的转移也太厉害了,我真是甘拜下风。”

        张潇文也摇了摇头,“这么自如地进入状态,又有几个能做到?天生是干翻译的这块料。”

        两人把头发吹干,也各自拿出书本看起书来,很快宿舍里就只听得见翻页的声音和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了。

        学习生活又步入了正轨,文小满周日一整天都待在图书馆里,打算把这段时间落下的语法知识都一一捡拾起来。

        可纵使如她这般有些天赋还意志坚定的人,在看到法语那莫名其妙的数数规则时,也有些破防。

        哪个正经国家,会把70读成60+10,把80读成40×2,把90读成40×2+10的啊!

        难怪记不住九九乘法表,找零算不通!

        她都替那些法语母语的小朋友累得慌。

        文小满在心里吐槽了一番,又继续埋进书里去了。

        她就不信自己啃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