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在线阅读 - 第173章 可让我一顿好找

第173章 可让我一顿好找

        许轻知和霍封衍没走开多远。

        霍封衍用神识跟她对话:“你若不喜她,我便去杀了她,替你解恨如何?”

        他问的很认真。

        许轻知知道,他也是真这么想。

        她遥遥想起从前。

        “你不喜欢谁,我便杀了谁。如此,你便再也没有烦恼了。”

        许轻知笑他:“你若打不赢呢?”

        “不曾。”

        许轻知:“我可以自己动手。”

        “你这双手细嫩,不宜沾血。”

        从回忆里出来,许轻知心里‘啧’了一声,风衍这狗东西还真是惯会骗人心呢。

        此刻,她用神识回答他:“这里是法治社会,跟在修仙界不一样,不要随意出手害人,会喜提银手铐。”

        更何况,让人死了,没意思极了。

        许轻知想到了更有意思的方式解决,但不是现在。

        太阳的热气蒸腾着大地,道路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车辆。

        污浊之气,并不好闻。

        “张启呢?”她开口问。

        霍封衍温声道:“已经开车过来了,马上到。”

        许轻知皱了皱眉,呼吸都觉得胸腔堵得慌,随手掐了个移动灵气决笼罩着她和霍封衍。

        如此,空气便清新多了。

        所到之处,空气都得到了短暂的净化,但也扛不住污染的速度,只堪堪让许轻知能呼吸的好受点。

        几分钟后,上了车,车子往机场方向开去。

        车子里有空调,但也架不住这高温,过了一阵子,整个车厢才凉爽起来。

        霍封衍伸手去调温度,把温度调高了一点。

        许轻知本来闭目在休息,听见动静,睁开眼看到他在调高温度,随口问:“你冷吗?”

        霍封衍脱口而出:“怕你冷。”

        许轻知舌尖的话打了个圈,眼底几分波动,淡淡说了句:“我还好。”

        于是,她又闭上了眼。

        她不是扭捏的性格,也想跟风衍把话说清楚,但眼下张启在车上不方便。

        主动用神识聊,这会儿又显得很奇怪。

        许轻知索性闭眼午睡,等下回有机会再说。

        还没到机场,霍封衍中途接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有个骄横的女声。

        “本大小姐在机场等你三十分钟了!”

        霍封衍:“嗯,还有十分钟到。”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你明知道我这个点就到了,你还跑去其它地方,等我回京都我就去找爷爷告状。”

        霍封衍:“嗯,挂了。”

        机场,霍英看着手机,简直不敢相信衍哥这人,说挂他真的挂啊!

        她气冲冲的回头问保镖:“津哥,张启怎么说,衍哥到底是去干什么了?”

        一身黑色西装的保镖霍津一只手帮大小姐举着电动风扇,一只手翻看短信消息,回答:“是去吃饭了。”

        霍英也不知道是被热的,还是气的,脸上更红了。

        “等回京都,我一定要跟爷爷告状!”

        霍津微低着头,提醒道:“小姐,车来了。”

        霍英抬头,车停了下来,后排车窗缓缓降下来,她看到衍哥勾了两下手指,就像平时逗宁宁过来吃东西一样。

        哈?都不下来接一下她吗?

        过分,太过分了啊。

        她明明早就跟衍哥说了,要跟他一块来的,结果他一个人先开溜了。

        要不是她从温家知道温珊珊那个女人,竟然跟衍哥是在一个地方,她才不会跟过来呢。

        霍津把行李箱一个一个抬到后备箱放好。

        霍英打开副驾驶坐了上去,等坐上去之后,就看到车后座还有个女的。

        好熟悉的脸啊。

        嘶,她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她兴奋的又从副驾驶上下去,把霍津赶到副驾驶,挤在了后排。

        后排中间的位置是最不好坐的,所以霍封衍坐在中间。

        霍英为了去见温珊珊,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可是因为这热死人的鬼天气,两个马尾辫都被汗水弄得贴在身上似的,她用手捋了捋头发,恢复点形象,然后热情的伸手打招呼:“嗨,轻知,你好呀。”

        许轻知微颔首,淡淡一句:“你好。”

        霍英话痨的已经开始聊了起来:“我是衍哥的妹妹,我爸是他爸的哥哥,你不要误会哦。”

        “没有。”许轻知说。

        正常人都会察觉出许轻知的冷淡,不会聊了。

        但霍英察觉不出来,她内心已经兴奋的跟上蹿下跳的猴子一样,“轻知,你和衍哥什么时候认识的呀?可别说,衍哥藏得是真好,我们全家都不知道这事,还是我去清哥公司逛的时候,知道衍哥……”

        霍封衍:“话多。”

        霍英用手做了个给嘴拉拉链的动作,安静了一会儿。

        几分钟后。

        霍英试探的问了句:“轻知,温珊珊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在村子里?”

        “嗯,在的。”许轻知应了一声。

        霍英又兴奋起来了,“她可让我一顿好找!”

        许轻知看她这么高兴的表情,随口问了句:“你和她是朋友?”

        霍英的脸色瞬间垮了起来,一脸嫌弃:“谁要跟她……跟温珊珊是朋友了!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