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逢后大佬盯上了她的崽在线阅读 - 第227章 好了,别脱了

第227章 好了,别脱了

        看到她的笑容,封司夜很快反应过来。

        他依旧牢牢攥着她的手腕,皱眉看着她,“你故意的!”

        “是呀。”

        “……”

        封司夜轻哼一声,没好气地甩开她的手。

        “生气了?”

        “呵。”

        姜黎捏捏他的脸,他的脸肿得太厉害,捏着肉嘟嘟的,姜黎忍不住笑出声,“封司夜,你生病的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啊。”

        可爱?

        他这个鬼样子她竟然说他可爱!

        “你在逗我?”

        “是啊。”

        “……”

        封司夜觉得自己拳头又硬了。

        他坐在那儿不动,也不理姜黎,片刻后,他的肩膀被轻轻推了一下,“喂。”

        “干嘛?”

        “不是要擦药吗?”姜黎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用回房间吗?”

        “你不是说要走。”

        姜黎理直气壮,“不是你不让我走?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你不回房我就真带着孩子……哎,你去哪儿?”

        “回房!”

        “……”

        三分钟后。

        封司夜的房间。

        这是姜黎第一次进封司夜的卧室,边户的户型比中户大多了,主卧看上去有二三十个平方的样子,全屋通铺的灰色大地砖,深绿色的床头背景墙,其他几面墙都贴着灰色的墙布。

        飘窗砸掉,改成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台,他的电脑摆在台面上,旁边还放着一个黑色的真皮办公椅。

        灰色的真皮大床,灰色的真丝四件套,深灰色的窗帘……

        目之所及。

        除了那一面绿到发慌的床头背景墙,几乎全是灰色。

        就连衣柜的掩门都是灰色的烤漆面板。

        房间整整齐齐。

        东西不多。

        干净的像样板间。

        到了房间,封司夜关上房门,伸手就开始解扣子。

        “等等。”

        “……”

        封司夜手一顿,他绷着脸,“又反悔了?”

        “不是……不是让我给你擦药吗,药呢,你倒是先把药给我啊。”

        “……”

        封司夜老脸一红。

        只想着在她面前脱脱脱,差点忘了这一茬。

        他去了工作台,拉出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几支药膏递给姜黎,然后就开始脱衣服,这次姜黎没再阻止他。

        封司夜很快脱掉了衬衫和长裤,只剩下一条大红色的子弹内裤。

        见他的手放在了内裤的裤腰上,姜黎一个激灵,她大喊一声,“好了!别脱了,这样就行了。”

        封司夜指了指内裤,“那这里面怎么办?”

        “你只是过敏,又不是手废了,那里你自己擦。”

        “……”

        封司夜有些遗憾。

        想到姜黎指腹上沾着药膏,一点点划过他重点部位给他擦药……封司夜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冲脑门,整个人血脉贲张。

        好在他因为过敏浑身泛红,姜黎也看不出来。

        他吸口气压下心头冒出来的火,“前面我能自己擦,后面你帮我,后面我够不着。”

        “后面也有红疹?”

        “全身都有。”

        “……”

        姜黎头皮发麻,有些后悔接下这个活了。

        但封司夜不给她后悔的机会,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之后,他就脱掉鞋子,整个人都趴在了床上。

        他的背部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疹。

        姜黎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看着那大片大片的红疹,只觉得心里发麻,光是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身上也变得刺挠起来了。

        该多难受啊。

        姜黎顾不上害羞,赶紧把药膏拆了,他过敏的面积太大,姜黎直接把整支药膏挤在他背上,然后搓热手心,大刀阔斧地把药膏抹开。

        为了防止尴尬,她边涂药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封司夜聊天,“九辞说你这个异性过敏症不是天生的。”

        “嗯。”

        “那你好端端的怎么有了这毛病?”

        话音刚落。

        她明显感觉封司夜的身体绷紧了一瞬,虽然看不到封司夜的脸,但想一下也知道他此刻的表情不会多美丽,姜黎非常善解人意,“不想说可以不说。”

        “嗯。”

        封司夜低声说,“以后再告诉你。”

        “好。”

        药膏容量小,一面背就用了整整一支,姜黎直接把剩下的药膏全都拆开,分别挤在他两条腿上。

        她用手心把药膏抹开,手掌触碰到他凹凸不平的疹子,心里又是一麻,“那个……你这个异性过敏症还挑人吗,糖糖是你骨血,你对她不过敏我理解,但你为什么对我也不过敏啊?”

        封司夜默了默,“我要对你过敏,四年前那样‘深入交流’恐怕不等送医就死在床上了。”

        “……”

        姜黎脸涨得通红。

        封司夜接着说,“四年前你闯进我房间,上我床的时候,我也是发现对你不过敏,又被你挑起了火才会失控的。”

        姜黎努力绷着表情,“我不知道,我喝醉了。”

        “呵!”

        “你笑什么?”

        “酒后乱性……这理由已经被渣男渣女用烂了。”

        “……”

        封司夜微微侧过头,咬牙切齿地瞪她一眼,“我辛辛苦苦一夜没睡,一觉醒来才发现被人骂成弱鸡。你好像对我的服务很不满意。”

        姜黎一张脸几乎滴出血来。

        当时她一觉醒来天都塌了,她以为是封司夜强迫她……而且那时候她和莫少谦有婚约,满心的愧疚几乎把她淹没。

        她恨封司夜恨到要死,只想着她不好过,也不让他好过。

        男人最喜欢吹嘘自己某方面强得不行。

        那她就故意留两个字恶心恶心他。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对方再有交集了,连封司夜的脸都没看,她哪知道命运的齿轮转到今天,她竟然和封司夜成了男女朋友。

        “姜姜。”

        “干嘛?”

        “所以你到底满不满意我的表现?”

        “……”

        车速太快,姜黎一时不防,等反应过来脸已经红成了虾子,她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你说话注意点!”

        封司夜不吭声了。

        他闭着眼,其他感官突然变得无比清晰。

        她的手沾满了药膏,轻轻从他敏感的皮肤上划过,她指尖有些凉,带着一串冰冰凉凉的触感。

        心里像有个钩子被勾动,一下又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人沉溺其中。

        这会儿他不止皮肤痒。

        心好像也跟着痒了起来。

        不自觉的。

        封司夜三条腿都绷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