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错嫁后发现老公是大佬在线阅读 - 第279章 时泾州,别死

第279章 时泾州,别死

        乔知意回头看到那几个人扛着枪大摇大摆地往超市里走去,她看了眼戒指,放进了手套箱里,然后掉头快速地绕到超市的后面。

        她希望时泾州能够躲到后面去,找个机会跳上车。

        才绕过去,就听到超市里面响起了枪声。

        有枪声代表那帮人见到了时泾州,对他展开了围攻。

        时泾州手无寸铁,要怎么跟那帮拥有大杀伤力武器的人较量?

        乔知意心里急,她很想下车去帮忙,但又害怕自己不仅帮不了忙,还会拖他的后腿。

        只是那枪声让她坐立难安,心也随着那一声声枪响变得越来越痛。

        如果时泾州不敌,死在了那里……

        她不敢想这个画面,一想心脏就跟抽筋一样疼。

        原本时泾州大可不必来走这一趟,可他还是来了。

        他真要有事,那也是她害的。

        “拜托,别出事。”

        心里一直默念着,这种时候她再不信鬼神之说,也想祈求神明保佑时泾州能够安然无恙。

        都说祸害遗千年,时泾州这种祸害,活万年都没事的。

        对,没事。

        那枪声越来越近,她紧握着方向盘,脚放在油门那里,她感觉得到时泾州一定能够突围出来的。

        要不然,这枪声不可能持续这么久。

        她鸣了一声笛,得让时泾州知道她在这里接应他。

        终于,她看到时泾州从里面撞了玻璃墙出来,赶紧打开车门,催促他,“上车!”

        时泾州快速地跳上车,把车门关上,“走!”

        乔知意不敢有任何停顿,一脚油门轰得车子扬起尘土,快速逃离了这里。

        “你怎么样?”乔知意瞟了他一眼,看到他身上全是血,吓得不轻,“你受伤了!”

        “不要说话,往前开!”时泾州语气冷沉,眼角的余光看到后面追上来的车子。

        乔知意也看到了。

        那帮人这么不死心地追着他们,这完全是想置他们于死地!

        “我不认识路。”乔知意也不敢乱开,万一开到了叛军的老巢了呢?也有点怕把人带回了医疗队里。

        “往小路上开。”时泾州捂着腰部,呼吸有些急促。

        乔知意看到他的手上全是血,心乱如麻。

        她不敢有任何的迟疑,一股脑地往前冲,只想把后面的人甩掉。

        现在完全不知道是开向哪里了,身后的车紧咬着不放,乔知意不敢有一丝懈怠,她从来不知道人的爆发力和接受能力会有这么强,以前那么怕开车,现在把车开在这种偏僻又狭窄的路上她都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

        她很担心时泾州的伤势,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停下来给他检查。

        车越开越远,路也越来越窄,完全不知道离他们原来的路有多远了。

        天都要黑了。

        身后的人还跟着他们,大有一副不把他们干掉不罢休的架势。他们骑的车在这种路上很有优势,可以抄近路,枪声也一直没有断过。

        “车子好像没油了。”乔知意看了眼油表,上面闪烁着灯在提醒。

        天也已经黑了,除了这车灯照亮的地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时泾州深呼吸,看到后面的车离他们有点距离,他指着前面,“再往前开两百米,停车熄灯。”

        乔知意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具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停到位置后,她就熄火了,四周黑漆漆的,连月光都没有。

        “他们一会儿追过来了怎么办?”乔知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可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时泾州从车子底下摸出了一把枪,上了膛。

        乔知意瞳孔放大,她看不清时泾州的神情,依旧只能见到他的轮廓,还有枪支冰冷的线条。

        她吞咽着口水,“你……”

        “在这里待着别动。”时泾州交代完了这句话,便推开车门。

        “时泾州!”乔知意急忙喊他。

        黑夜里,她能够看到时泾州眼睛里的光。

        他在等她说话。

        在这一刻,乔知意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别死。”

        “我死了,就没有人碍你的眼了。”时泾州呼吸声比较重,话依旧不好听。

        乔知意咬了咬牙,“我看到戒指了。”

        时泾州沉默。

        远处,那灯光越来越近了。

        “趴下,别出来!”时泾州直接把车门甩上,然后藏于黑暗里。

        乔知意犹豫的话没能说出来,她还是听从了时泾州的安排,把坐椅推后,躲了起来。

        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活着回去,如果能够躲过这一劫,就算是秦梦莎上什么茶艺,她也无所谓。

        只要能够活着,她就正视自己的心。

        她喜欢时泾州,毋庸置疑。

        一切的矫情不过是因为她嫉妒秦梦莎能够轻易地把时泾州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她相信这世上没有哪个妻子能够接受自己的丈夫跟喜欢的女人来往过密,甚至比对自己还要上心。

        时泾州要真是来找她的,那至少能够说明她在他心里是占有一定的地位的。

        就凭着这点地位,她一定可以占据他的整颗心!

        既然喜欢,那就抢。

        秦梦莎不也是吗?

        她为什么要不战而败?为什么要灰溜溜地退出?

        想明白了,心里集结了这么久的郁结之气在这一刻便散了。

        砰!

        枪声让她哆嗦了一下。

        又是连续三声枪响,她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从哪里打出去的。

        “时泾州,我们一定要活着!”乔知意紧握着手,“只要活着,我就把戒指戴在你手上!”

        她紧闭着眼睛,耳边的枪响越来越清晰,激烈的枪战让她大气不敢出,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变得鸦雀无声。

        她又等了一会儿,确定真的没有声音后,她才缓缓睁开眼睛,小声地探头看向车窗外,不远处有一缕灯光,应该是叛军的车。

        从灯光打射的方向看,那车子应该是倒地的。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车门,从车子里拿出一个空的矿泉水瓶丢到外面,瓶子落地,没有任何的反应。

        由此可见,危险解除。

        她赶紧把车灯打开,下车打量了一下四周,就在不远处,地上躺着四个人,就是一直追他们的四个人。

        “时泾州!时泾州!”

        乔知意大喊着,没有任何回应。

        心里有些着急,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没有回应,就是不能回应。

        不能回应最大的可能就是受了伤,或者……死了。

        “时泾州!”

        空旷的地方,她的呼喊变得那么的苍白。

        她急得哽咽,哭腔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凄凉,“时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