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恶婆婆每天都在洗白在线阅读 - 第366章 留在山上做师爷

第366章 留在山上做师爷

        宋团圆一下子就清醒了,披上件外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昨日我去找了秋玉承,秋玉承一开始也觉着您是想多了,可是经不起我央告,最后去军中问了一下,原来离着天城一百里地太行山那边,的确有一小股贼人,一个月前,军中还去清剿的,说是还剩下几个在逃的贼人没有捉到。昨日我与玉承在军中查了好久,才问道那山贼的具体位置,真的在大哥他们来的路上呢!”宋福信犹豫了一下问道,“娘,福传该不会真的让山贼给捉住了?”

        宋团圆心中一紧,难道这宋福传躲过了豆腐坊的周掌柜,却没有躲过这太行山的山贼?

        宋团圆赶紧向外走,又对宋福信说道:“你忙活了一晚上,先休息一下,我带着田七他们去找你弟弟!”

        宋福信赶紧说道:“娘,你咋去找,那可是山贼呢,万一有个差池……”

        “不是说被清剿的没剩下几个么?江龙会武功,对了,再叫上二嘎子,好几个人呢,没事的!”宋团圆叹口气,“就算是有事也得去,那是你弟弟呢!”

        宋福信赶紧说道:“要不然这样,我现在就去找秋玉承,向他借点兵,我很快赶过去!”

        宋团圆点点头,跟宋福信约定好时间,急匆匆的去了后院。

        江龙将二嘎子喊了,再加上田七田旺旺,一共五个人,准备出门。

        “娘,您这是要去哪?”宋福贵一晚上没睡好觉,一大早就醒了,闲着没事在宅子里遛弯,正好看到宋团圆带着四人准备出门。

        “找你弟弟!”宋团圆对宋福贵没个好气。

        宋福贵问道:“找到老小的消息了?”

        “可能吧!”宋团圆不愿意多说,带着人向外走。

        “娘,我也去!”宋福贵赶紧追上去,“他要自己在前面先走,我应该拦着的,毕竟人生地不熟的,都是我的错!”

        宋团圆没说话。

        宋福贵讪讪的跟在后面。

        郑车夫在外面等着。

        宋团圆上前说道:“郑大哥,不是让你回纪府吗?你怎么又来了?”

        这几日,郑车夫按时等在宅子外,就跟上班似的。

        “咱们公子吩咐的,说小的是夫人您的车夫,自然要候着您用车。“郑车夫说道。

        宋团圆只得说道:“那麻烦郑大哥您拉我们去趟太行山!”

        郑车夫赶紧应着。

        正好人多,一辆马车拉不开,宋福贵也赶了马车,一行人出了天城。

        此刻太行山半山腰的寨子里,宋福传被绑着手脚,嘴里塞着破布,看着几个土匪在收拾被损坏的家。

        “嗯嗯……”宋福传挣扎了几下。

        “耀哥,这小子不老实!”一个十三岁的小喽啰,一身打着补丁的短打,用帕子包着头,指着宋福传向土匪头子告状。

        陈耀世皱眉,看了宋福传一眼,上前将宋福传嘴里的破布拿下来说道:“小子,想死?”

        宋福传赶紧说道:“你们要什么我娘都能给你的,我娘是皇上新封的县主,我二哥刚高中了状元,你们要是要钱,我写一封信去天城,会有人给你送钱来的!那骡子你们喜欢吃,吃就吃了,我也不会计较的,就是一定别杀我就行了!”

        陈耀世冷笑一声:“喲,看着穿着不咋的,骑个破骡子,原来还是官宦人家出身呢?”

        “我家也不是官宦人家,但是我娘刚得了皇上的赏赐,很多钱呢,你杀了我也没用,钱也拿不到不是?我瞧着你这里让人给破坏了,急需要钱,有了钱,到时候要啥没有?大不了重新来过,又是一条好汉!”

        陈耀世看了一眼宋福传,忍不住勾唇一笑:“你这小子说话倒是一套一套的,我问你,读过书没?”

        宋福传赶紧点头:“我这两年一直在读书呢,你想想,我二哥是今年的状元郎呢,我爹是秀才,虽然我读书没有我爹跟我哥好,可是我也是很聪明的!”

        “既然这么聪明,你倒说说,怎么把这太行山黑风寨做大做强,做成第一土匪窝?”陈耀世问道。

        宋福传脑子赶紧转了一下,他说道:“耀哥,其实这也简单,您这一看就是刚被官府清剿了,要做大,还要不被官府清剿,那就只能放弃土匪这个名号,我们可以做引路人,这太行山山势险峻,很多人不知道路,咱们可以在山下设下关卡,用咱们的人带着他们走出太行山,咱们收取过路费就行了!”

        陈耀世冷哼:“之前咱们就是这么做的,这不是被官府清剿了?”

        “耀哥,以前您做,您没有同官府打招呼啊,如今我二哥是今年的状元郎,眼看就是大官了,我娘跟我哥还认识程王殿下呢,只要帮您说一句话,这关卡就是官府设立,咱们是官府的编外人员,就收个辛苦钱,帮着挑挑担推推车啥的,虽然付出点劳力,可是这银钱赚的踏实啊!实在不行,你知道天下第一富商纪家不?那纪公子与我娘也是旧相识,到时候给你点货物让他运,你也开个镖局,不比做土匪强?”

        陈耀世忍不住笑道:“你这小子,你就是瞧不起土匪是吧?”

        宋福传赶紧求饶:“真的不是,耀哥这般威武,做土匪是很让人害怕,可是这是天子脚下,官府经常前来清剿,苦的是咱们兄弟啊,咱们也要灵活变通不是?”

        刚才的小喽啰想了想,上前说道:“耀哥,他说的也有道理,咱们出点苦力不怕,总比家破人亡的强!”

        陈耀世想了想,问道:“你娘跟你二哥,真的这么大本事?”

        “那是肯定的!”宋福传见陈耀世心动了,赶紧说道,“要不然你先让我给娘写封信?”

        陈耀世想了想,也就点点头。

        宋福传写完信,给陈耀世瞧了。

        陈耀世一下子就翻了脸:“你小子把我们山上情况说的这么详细,是想要你娘与你哥去报官是不是?”

        陈耀世举起手里的鞭子来,就要打宋福传。

        宋福传赶紧抱住了脑袋说道:“不写详细,我娘与我哥怎么来跟你谈啊?”

        “我不识字,你看,我一诈你你就说出来了,小子,我看你是找死!”陈耀世就要打宋福传。

        小喽啰赶紧拦住陈耀世:“耀哥,别打死他,我瞧着他主意一大堆,又识字,不行就留他在山上做个师爷,让他打劫上几次,手上沾了血,就是咱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