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80章 烟雨朦胧西湖畔

第280章 烟雨朦胧西湖畔

        西湖畔。

        胤禛一手牵着若音,一手搂着若音的腰,小心翼翼地走在柳堤上。

        才几步,若音低头瞧了一眼他俩这有点“古怪”的姿势,忍不住就笑了。

        “四爷这样子,也不怕给人看了笑话。”

        若音扬了扬嘴角,就道:“知道情况的,晓得您是担心妾身腹中的孩子,不知道情况的,只怕回去忍不住窃窃私语,说四爷您真不害臊。”

        胤禛却不在意。

        他一脸坦荡,看着若音,就道:“我抱着我自己的媳妇,怎么不行?再说,这也不关你是否有孕。”

        “在我心里,你就是最重要的。”

        若音听见胤禛这么说,心里也是忍不住觉得甜滋滋的。

        昨儿,胤禛一回来,见采桑在廊下煎药,就急匆匆跑进来了,忙问若音是不是在见过刘太医后,真有什么不舒服。

        若音颔首,胤禛便有些急,忙过来问怎么了。

        若音回答说是有喜了,胤禛愣了愣,便跟个小孩子似的,差点就跳起来了。

        即使是这回。

        若音看着胤禛牵着自己护犊子的样子,也觉得他像小孩子似的。

        对心爱的玩具,就要小心翼翼拿在手上,哪怕别人只碰了一分一毫,那都是不行的。

        走在路上。

        若音和胤禛两个吹着西湖上吹来的微风,看着岸边杨柳依依,水面上吃鱼的小鸭子,和一旁树上跳来跳去的麻雀,觉得一切静谧而又安详。

        “四爷。”

        若音看着,心情很是舒坦,便问道:“说来,我这刚刚有孕两个月,咱们要是启程回京的话,是不是我又不能跟上了?”

        若音第一回有孕,也是留在了杭州,满了三个月以后,才由胤禛的人护着回去的。

        没想到这回,又是到了杭州以后,刘太医那儿诊断出她有了身孕,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她与杭州之间的确有缘。

        胤禛闻言,想了想,就道:“这回来杭州,视察水利总也要四五日的时间,皇阿玛还让我跑一趟绍兴。”

        “故此,咱们在这也要逗留十来日才会回京,且回去也是走水路。到了江宁后,再换陆路回去。”

        “我想着,水路总不至于颠簸。到时且问问刘太医吧,他若说没问题,咱们便一起回去。”

        胤禛舍不得和若音分开。

        再者。

        最近太子遭康熙爷厌弃,来了杭州后,康熙爷也是命人安排太子远远地住在了驿馆的边缘,也让他无事不要外出。

        一副,不想见太子的样子。

        胤禛这儿,联络京城那边的人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回京就要看看能不能把太子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了。

        这样的节骨眼上,胤禛自然是要回京的。

        若音见胤禛皱眉,知道他思虑良多,他谋划这些事早超过十年,正关键时刻呢,自然也希望一切顺利。

        “四爷。”

        若音想了想,就道:“妾身身子底子好着呢,不碍事。大不了,要真是不舒服,妾身便留下就是了。”

        “和上回一样,等胎像稳当了,便立即回来找您。”

        “嗯。”

        胤禛点点头,也握紧了若音的手。

        这时远处的天色,似乎有些暗淡了,瞧着朦朦胧胧,好像还起风了。

        胤禛看了一眼那边,便道:“像是要起风了,可能会下雨,时辰不早了,咱们也回去了吧?”

        “好。”若音点头答应,就跟胤禛一块儿先回去了。

        他俩,刚回院子,正好游廊底下采桑在煎药,刘太医就站在采桑身后,偶尔指导两句,瞧着气氛倒是很和谐的样子。

        看着刘太医和采桑这样,若音都不忍心继续往里头走了,便拉了拉胤禛的袖子,小声问道:“您瞧着,刘太医和采桑,有机会吗?”

        “刘太医和采桑?”

        胤禛还有些诧异,直勾勾看了好一会儿,才蹙眉问道:“你去岁不是准备为采桑和采薇挑选夫婿么?”

        “结果看来看去,看上刘太医了?”

        若音顿时有些沉默。

        她还以为,刘太医和采桑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呢。

        不曾想,胤禛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像个钢铁大直男似的,一点都不觉得不对劲。

        “不是。”

        若音默了默,还想解释,游廊底下在煎药的两个人却已经看见他们了。

        采桑有些窘迫。

        她忙拿着扇子站了起来,不料腰间放着的香囊却在这个时候掉在了地上。

        刘太医反应很快。

        他似乎也没多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从地上,帮采桑把香囊给拿了起来,递给了采桑。

        “多谢。”

        采桑飞也似地接过,二人的手指有着片刻的触碰。

        也在这时,他俩的脸颊都红了些许。

        若音将一切看在眼里,觉得甚是不错,便走过去,问道:“这是安胎药么?闻着有些苦,刘太医,你也知道,我怕苦。”

        “不如,帮我想想法子,弄点好吃的药吧!”

        “这些,还劳烦你和采桑商量着来了,采桑知道我的口味。”

        “…”

        刘太医和采桑都有片刻的沉默。

        可若音的这些要求听上去却又十分合理和正当,他俩没法子,只得点点头。

        当天晚上,杭州就起风了。

        这雨缠绵着下了好几日,若音趁着雨小的时候和桂嬷嬷一起撑伞出门逛了一会儿,瞧见西湖的湖面上,都是烟雨蒙蒙的。

        雨雾有些大,杨柳飘飞着,看着景色也别有一番风味。

        走着走着,桂嬷嬷那儿,便停了下来。

        “侧福晋。”

        桂嬷嬷拉着若音,就道:“瞧着雨像是又要大了,等会怕是会起风,雨水吹到身上就不好了,咱们先回去吧。”

        “今日,小顺子去集市上买了点心和吃的回来呢,咱们现在回去,正好吃东西。”

        若音一想也不错,点点头,却又叹气道:“快到吃螃蟹的季节了,可惜我又有孕了,是吃不得的。”

        “等明年,阳澄湖的螃蟹好了的时候,嬷嬷记得告诉小顺子,让他帮我多置办一些回来呢。”

        大闸蟹多好吃呀。

        调一个灵魂酱汁来蘸蟹黄,眉毛都能鲜掉了。

        “是。”

        桂嬷嬷无奈笑着应了,就道:“待会儿刘太医也会过来,正好让她帮侧福晋您把把脉。今日王爷去绍兴了。”

        “估摸着,等王爷回来时,禀报完事情,咱们就该回銮了。”

        本该是大部队一起去的。

        奈何康熙爷病刚好,这几日雨水多,他也不想折腾了,便打发了胤禛和胤禵一道去绍兴。

        等他俩回来,康熙爷那儿惦记着京城里太后的病情呢,只怕是要立即出发回去的。

        若音叹了口气,道:“原先还想着,绍兴那么出名,能跟着四爷去瞧瞧呢,可惜又是一场空。”

        康熙在位期间,一共六下江南。

        这次,已经是最后一回了。

        绍兴这要是去不成,若音也不知道下次能是什么时候了。

        “侧福晋也不必伤怀。”

        桂嬷嬷想了想,就安慰道:“去不了也没事。王爷那儿,定然会把好吃的都带回来,把好玩的,都讲给侧福晋听的。”

        若音一想也是,心情稍微好了些,也就和桂嬷嬷一起,先回去了。

        走在路上。

        眼看着要到地方了,经过一处小花园时,正绕过假山,若音就瞧见,假山后面,竟有一只猫跑了出来!

        那猫长得极大,比若音养的胖胖的小橘还要大,长相也颇有些凶悍,竟然有点像是一只山猫!

        “嬷嬷!”

        若音没见过这么大的猫,不免吓了一跳,就拉了拉身侧的桂嬷嬷。

        桂嬷嬷反应也快。

        她看清这猫朝着若音扑了过来,便立即闪身过来,挡在了若音的跟前!

        “嘶——”

        这一瞬间。

        若音看清了那大猫的爪子,尖细纤长得吓人,仿佛一爪子下来,都能直接把人给撕碎似的。

        而此刻。

        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极近,即使是若音有心躲避,此刻也已经来不及了。

        “嗷呜!”

        山猫喊叫了一声,一爪子挠了过来,直接就挠在了挡在若音面前的桂嬷嬷的背上。

        好在若音刚刚看见影子一闪的时候稍稍动了动,也拉了拉桂嬷嬷。

        这一爪子似乎有些空了,只抓破了桂嬷嬷背后的一部分衣裳。

        山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若音有了一丝反应的时间,便抓着桂嬷嬷往身后撤退的同时,也找准了机会,狠狠地朝着那山猫踢了一脚!

        若音虽然不会武功,可关键时刻却绝不掉链子。

        她亲眼目睹了山猫的凶悍,知道这山猫若真死盯着自己不肯放过,那她这一脚将是至关重要的一下。

        这回。

        若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踢向山猫,只感觉脚上碰到了那山猫的柔软处,死死地将它踢得飞了出去。

        紧跟着,若音也毫不恋战,带着桂嬷嬷一起,就朝着他们的住处跑了回去。

        “小桃!小顺子!来人!”

        若音喊得急切。

        院子里扫洒的小桃听见动静,直接丢开扫帚猛地就跑了过来。

        “侧福晋?”

        小桃大约是看见若音急切的样子,又见桂嬷嬷背后的衣裳像是破了一块,刚要问怎么回事。

        那只被若音踢了一脚的山猫已经气急败坏地追了过来。

        山猫格外敏捷。

        即使是体型大,也在若音她们跑过来的这么一小点时间里站了起来,并且迅速追了过来,就紧紧地跟在身后。

        此刻若音和桂嬷嬷停了下来,山猫更是抓准机会准备发动进攻,直接弓身起跳,再次要朝若音挥出爪子。

        说时迟那时快。

        小桃反应也很快。

        她来不及多问,只得当着山猫就应了上去。

        她用右臂挡在自己的面前,同时左手从腰间抽出匕首来,以伤换伤。

        在右手被抓了一爪子的同时,自己的匕首也狠狠地扎入了那山猫的腹部!

        山猫哀嚎一声,小桃再凌空一踢,将山猫再次踢飞出去后,紧紧追上,又给山猫补了致命的一刀。

        那山猫最后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动了动身子,身下流了好多血,终于是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