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77章 康熙爷吐血了

第277章 康熙爷吐血了

        十八阿哥胤祄没了。

        前几日,京城就来了消息,说是胤祄身子不太好,高烧不退,太医院的太医们想尽了办法,甚至连猛药都用了,还是没起色。

        消息递过来,康熙爷那儿便有些伤怀,命人快马加鞭的回京,给胤祄带了好些补品,盼着他能好起来。

        可惜,胤祄还没等到康熙爷送去的东西,就已经没了。

        若音有些沉默。

        她还记得,前年万寿节上,胤祄当着康熙爷的面儿,送出自己亲手抄写的那些文章的场景。

        他年纪虽小,却是个勤奋踏实并且孝顺的孩子。

        当时康熙爷也很喜欢他,看重他的这一份心意。

        没想到,如今人却不在了。

        想着,若音就问道:“那四爷把这个消息告诉皇上了吗?”

        胤禛摇了摇头。

        他道:“今儿还是离开的时候,李德全那里跟我说的。只怕他也在犹豫,要怎么样跟皇阿玛说这件事。”

        “皇阿玛到底上了年纪,这事儿还是慢慢说的好。”

        若音不可置否,便道:“是这个道理,他现在还病着呢,情绪上也不宜波动得太厉害,还是小心一些吧。”

        “嗯。”

        胤禛点点头,无奈笑着,又道:“皇阿玛那儿,还要我明日带着孩子们过去呢,到时怕是也要你跟着好些。”

        “然后,再想法子说这件事吧。”

        “好。”

        若音答应着,见胤禛那儿也着实是有些疲惫了,便道:“时辰不早,先休息吧,您这几日,也累着了。”

        胤禛点头答应,拉着若音的手,二人就一同上了床榻。

        翌日。

        胤禛多睡了一会,和孩子们用了早膳后,便和若音带着三个孩子,就往康熙爷那儿过去了。

        若音和胤禛这儿刚到。

        守在门口的李德全忙就过来了,对着胤禛打千行礼,便道:“太子殿下来了,正在里头陪着皇阿玛用早膳呢。”

        “皇上那儿今早说了,待会儿用药的时候,要小阿哥和小格格们在边上陪着。”

        “还请王爷稍后片刻,等太子殿下和皇上用了早膳吧。”

        胤禛点头,便和若音一起在门口候着。

        这一候,略略久了一些,都快两刻钟了。

        若音站得有些累,转头一看三个孩子,璟婳和弘晴倒是还好,他俩年纪大些,知道康熙爷这儿不比别的地方,要更规矩才行。

        就是弘晞还小,站了会累得很,正摇摇晃晃的一会抬起一只脚的,努力让自己歇一歇呢。

        若音看着弘晞累,也心疼。

        正想着要不要问李德全要小杌子过来,让弘晞坐一坐的时候,康熙爷那边的屋子里头,有了动静。

        太子负手走了出来。

        他的视线,直接就落在了胤禛他们几人的身上。

        这下,太子的眼神都变得锐利了许多,他缓缓走了过来,冷眼看着胤禛,嘴角一扬,就问道:“方才,孤和皇阿玛在里头用膳。”

        “四弟在外头,可是等得久了?”

        这话有些挑衅。

        李德全听得皱眉,胤禛倒是表现出了很好的涵养,就道:“殿下与皇阿玛用膳,胤禛身为臣子,等等是应该的。”

        太子见胤禛恭顺,却更不满意,冷哼一声还要说话。

        这时,李德全就走了过来。

        “太子殿下。”

        李德全面带笑容,赔笑着就问道:“十八阿哥的事儿,殿下可与皇上提了吗?”

        “没有。”

        太子冷眼看了一眼李德全,颇有些不满,就道:“皇阿玛还病着呢,这件事有什么好提的?”

        “孤已经下令,让京城那边早些将胤祄安葬了。到底是早夭的孩子,丧事也不宜操办得太过,这件事——”

        太子话都还没说完呢。

        屋子那头,康熙爷却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出来。

        他刚走到门口,听见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即扶住了一边的门框,身子一弓,竟然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皇阿玛!”

        胤禛反应最快,看见康熙爷出来时已经留意到了,再看他忽然吐血,更是直接冲了过去,将康熙爷给扶住了。

        若音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也跟着追了过去,跟在胤禛身边,扶住了康熙爷。

        “来人!”

        太子也反应了过来,叫喊着,就准备要让太医过来给康熙爷看看。

        同时,他又回头怒目看了一眼李德全,斥责道:“你也是,好端端的提胤祄做什么?到底是皇阿玛的身子重要一些。”

        “胤祄本就病恹恹的,或许会不好,也早该说清楚,今日这般突然,当真是——”

        这回,太子斥责的话都还没说完。

        被扶住的康熙爷稍稍缓了缓精神,站直了一些,一手搀扶着胤禛,另一只手便就直接拍在了太子的脸上,骂道:“逆子!”

        这一下,力道不大,太子却懵了。

        他往后退了半步,不可置信地看向康熙爷,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被打。

        也是这时。

        因为太子身后正好有台阶,他退了半步,脚底下一下子踩空,竟是生生地摔倒在了地上。

        “皇上——”

        “太子殿下——”

        太医院的人也赶到了。

        他们瞧见康熙爷面前有着一小团红色的东西,吓了一跳,又见太子摔在地上,更是惊恐万丈,一个个的,也都冲了过来。

        胤禛看着康熙爷脸色泛红,显然是气血翻涌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不好,就劝慰道:“皇阿玛,您冷静一些。”

        “十八弟死了,大家都很难过。您,也要保重好身子才是。十八弟他,从前最希望的,就是皇阿玛安好了。”

        康熙爷忽然就不说话了。

        他看着地面,一滴泪就无声地流了下来。

        他的儿子,那么小。

        最喜欢在傍晚他忙完了以后过来乾清宫给他请安,问他是否安好,最近身子怎么样,或是给他背书。

        离京前,还活蹦乱跳的胤祄就忽然没了。

        才八岁。

        康熙爷记得,胤祚没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

        康熙爷闭了闭眼睛,像是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牙道:“扶朕进去吧。”

        胤禛点头,示意李德全过来帮忙,二人这才扶着康熙爷进去了。

        期间,康熙爷连看都没看一样太子,太子也是跌坐在原地,没站起来。

        他身边也有人想扶他,可太子却跟失心疯一样,直接就把这些人都给一股脑地推开了。

        紧跟着,太子趔趄着爬了起来,就往外跑去了。

        若音没再看,转身跟着胤禛,同时带着三个孩子们,就进去了。

        这天。

        临近晌午时,若音就离开了,孩子们也都跟着她一起回了院子。

        璟婳一向聪明,这回也意识到事情不是很好了,有些惴惴不安,拉着若音的袖子,就问道:“额娘。”

        “玛法那里的病,厉害么?怎么吐血了?今天——”

        璟婳有点害怕。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还有那个太子。

        他看上去,也挺恐怖的。

        若音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不好,康熙爷那儿被扶着回去的时候,脸色已经白了下来。

        到底是要六十的人了,年轻时身子骨底子再好,也是经不起今日这般折腾的,这回南巡,注定了不平静。

        “璟婳。”

        若音想了想,就道:“你玛法那儿,阿玛会小心照顾着他的。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在自己的地方待着,不要出差错。”

        “若是你玛法想见你,你便跟着你阿玛过去,也要乖乖的,说话的时候要当心一些,多留心看你阿玛的眼神,知道吗?”

        璟婳点点头。

        她都懂,便道:“额娘,你放心就是。”

        “嗯。”

        若音答应着,却不能放心。

        她知道,一切的一切,才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这天。

        康熙爷被太子气得吐血的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园子里。

        同时,因为康熙爷病情反复,又忽然吐血,随扈南巡在园子里的妃嫔和皇阿哥们,也都到了康熙爷身边伺候。

        包括佟贵妃、和妃,以及五阿哥胤祺,八阿哥胤禩,以及十三和十四两位阿哥等等,几乎都在轮流侍疾。

        转眼五天时间过去。

        这五天时间里,若音一直都过得提心吊胆的。

        康熙爷那儿曾见过璟婳他们两回,倒是都没发生什么事,就是太子那里,这些天一直跪在康熙爷的屋子外头认错。

        可惜,康熙爷根本就没见他。

        同时,关于太子的一些流言蜚语,也渐渐在园子里面传开。

        例如太子冷血,听闻自己的弟弟病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刚愎自用,打算把这件事瞒下来,不让康熙爷知道等等。

        除此以外,还有人提了一些太子曾经干过的一些坏事。

        例如纵容自己的奶娘收受贿赂,以及私自拿了外头进贡来的一些物品不让康熙爷知道什么的。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些事嘛,有些看上去其实无伤大雅,可现在忽然被提起来的时候,却都有些“罄竹难书”的意味在里头了。

        一时之间,众人对太子议论纷纷,加之康熙爷身子不是很好,竟然都开始有些人心浮动了。

        甚至。

        有人提出,这时候,要让雍亲王胤禛站出来主持大局。

        这南巡的事情到底要怎么进行下去,还是拿个主意比较好。

        院子里。

        若音正拿着书,准备看看让自己静静心的时候,桂嬷嬷就过来了,把外头的事情,跟若音说了。

        若音说完,就皱了皱眉,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皇上不过是病了几日,怎的这些人这么急,连让他出来主持大局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若音有些生气,看向桂嬷嬷,就问道:“说这话的人是谁,可都查到了吗?”

        桂嬷嬷摇头,她道:“如今,这样的声音,可不少。要查源头,怕是不容易,奴婢会尽力的。”

        若音听完点头,但随即也冷静下来了。

        这个节骨眼上,太子自顾不暇,应该是生怕康熙爷厌弃了他才是。

        既然如此。

        除了太子,还对胤禛有想法的人,那就呼之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