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请君入瓮

第三十九章 请君入瓮

        夜色正浓。

        宝源客栈的一场大闹过后,黄东来等人便跟着武军头那队人马一块儿来到了南城兵马司。

        这个地儿呢,简单说,就是管治安的。

        在京城之中,巡捕盗贼、疏通沟渠、乃至消防这类工作..通常都是由这“五城兵马司”来管,而南城兵马司便是“东南西北中”五个兵马司中的一个。

        所以,今天那武军头带队去宝源客栈抓人的操作,至少乍看之下是没啥问题的,本就是其职责所在嘛。

        但你非要说有啥问题,也有...那问题就是:他到底是“得到了消息去的”,还是“得到了命令去的”。

        如果是前者,也没问题,但如果是后者,那就得再问一句--谁的命令?

        是你直属上司的命令,还是韩谕韩大人的命令?

        而问到了这里,其实就不用再问下去了。

        因为再深究,就有人要死。

        且死的那个,绝不会是韩谕,而是问问题的那个人,或者某個替罪羊。

        说白了,像韩谕这种级别的权臣,在99.99%的情况下,是不会再被“证据”这种东西所扳倒的了。

        今天你就算把武军头说服了为你作证,再拿出韩谕亲笔写下、让麻玄声转交的那封书信,人证物证具在,结果也是一样。

        人证,他可以说是被你收买的,物证嘛韩大人才高八斗,又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你觉得他在那封信里会把话“说死”吗?那信上的文字肯定是当事人一看便明白是“命令”,但要说成是“消息”也是完全可以的。

        因此,这事儿就算真有人追究下去,到最后对他也是一点影响都不会有。

        这也是为什么,咱前文书中,早已从“玉尾大仙”那里获悉了韩谕诸多秘密的云释离,到现在也没能把韩大人怎么样。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问了,那还有0.01%的情况是什么?

        这个我估计不少看官也已经想到了,你要是能在他卧榻之侧搜出龙袍玉玺之类的东西...“刚好”有不少人证在场,那还是可以仅凭死证据就搞定他的。

        但这种事儿属于是天方夜谭,尤其在尊崇儒家思想、又依附于皇权的官僚阶级中,基本不会有人动这个脑筋,会动这个心思的一般都是皇帝自家的亲戚或者平民。

        有些扯远了

        咱还是说回黄东来他们这边。

        黄东来、令狐翔、秦风和泰瑞尔他们四人,因为信了武军头那句只是去衙门“问话”,便跟着来了。

        刚开始呢,他们确是没想太多。

        尽管此前在客栈之中他们已经通过一些客人的大声议论得知了武军头身边那位年轻人就是“未来的驸马爷”麻玄声,且他正是麻二的哥哥,但麻玄声那“大义灭亲”的演技成功迷惑了他们,让他们觉得并没有危险。

        然,在去衙门口儿的路上,被夜里的凉风那么一吹

        众人吃饭时积攒的酒气,有点儿散了,打架时上头的血气,也降了下来.

        这个时候,黄东来的脑中,便后知后觉地闪过了这么个念头:“这位麻驸马,该不会只是在众人面前演了场戏,以此维护住自己的形象,然后一回头就把弟弟给放了,再把我们几个给抓起来吧?‘

        他这担忧,虽然合乎逻辑,但并没有全猜对。

        麻玄声的确是在演戏维护自己的形象没错,不过他并没打算把弟弟放了,而是真的要“大义灭亲”、以绝后患,他也没并不是只想把黄东来他们抓起来,而是要干掉他们,“为弟弟报仇”。

        当然了,这种病态的逻辑,黄哥猜不准,也不怪他。

        至少,黄东来已经洞悉了此行可能包藏凶险,起了戒心,这点很重要....

        一路无话。

        戌时末刻,四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并便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内稍作休息。

        武军头对他们说,此地乃官府重地,不可乱闯乱逛,所以让他们不要离开这个房间,等会儿就有人来问他们话。

        黄东来表面上不动声色,满口答应,但对方一出门,他就压低了声音,跟身边三位开始通气:“我说,我感觉不对头啊。’

        秦风接道:“是啊黄哥,我也隐隐觉得...咱们是不是把那位麻驸马想得太简单了。’

        “对对对。”令狐翔也道,“刚才走到半路上,我就感觉我们可能是上当了,但周围一直都有官兵在,我不方便开口跟你们讲。”

        不得不说,这三位,现在都已经有点儿老江湖的意思了。

        很多事情,你知道、或者看破了,却能憋着...这,就叫城府。泰瑞尔就没这仨中原人这么多小九九,只有他听到这里才变了脸色“啊?怎么?难道我们中了陷阱?’

        “不要慌。”黄东来摆了摆手,“现在还不一定,反正明面上对方还没跟我们翻脸,也有可能对方真的只是来找我们问话...他顿了顿“但我们得做好准备,万一对方是想对我们不利,那此刻他们很可能正在外面商量着该怎么对付我们呢。’

        “嗯

        秦风想了想,接道,“说不定那驸马爷这会儿已经给他

        弟弟松了绑,且已经从其口中得知了我们四个武功不错的事,那接下来.八成就是要下毒或者放暗箭了吧?’

        “我也觉得是。”令狐翔也道,“反正已经到了他们的地方,只要能成功把我们四个干掉灭口,那到时候理由他们也是随便编的..比如说,诬赖我们四个在这‘官府重地’,意图不轨

        “嘿!你们说对啦。”就在他们仨说这几句的时候,泰瑞尔已经到房间的门那儿晃了圈,透过门缝看了看门外的情况并回来了,“门外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把守,看样子是不想让我们走了。”

        “切....”秦风闻言,用颇为不爽的语气道,“初看那驸马,本以为是个好人,结果还不是官匪一家,真是气人....”他撇了撇嘴,手已摸到了佩剑上,“依我看,冲出去算了,以我们的武功,量他们也拦不住。’

        “嗯..”黄东来却沉吟道,“可以是可以,但这一冲,就变成了我们‘动手在先’,回头他们给咱来个全城乃至全国通纤...虽然未必会影响到我们在江湖上的风评,但以后咱走南闯北的,多少会有些不便吧。”

        “那咋办?”令狐翔问道。

        “最好就是...想个办法,不用武力,就能脱身。”黄东来说着,已然计上心头。

        数分钟后。

        啪-

        黄东来干脆利落地就从屋内打开了房门,大摇大摆就往外走。他的身边,还跟着令狐翔。

        “慢着,你们要去哪儿?”门外的官兵此时正戒备着呢,见他们出来,第一时间就有五个人围了上来。

        这五人后方数丈外,还有十多个假装在守别处或是在巡逻的人,其实也都盯着这儿呢,暗处还有多少人等着真不好说。

        “呵...”这一刻,只见黄东来微微一笑,提起一口丹田气,大声回道,“我们要拉屎!”

        这五个字,在这漆黑的夜里,空旷的院儿中,那简直是响彻云霄啊,正在别处商量对策的武军头和麻玄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呃.....”那守门的一听,也是窘了。

        你让他怎么办呢?让他们去,但武军头吩咐了要“看死”这些人呐;不让他们去,你得给个充分点的理由吧?

        “军....军头有令,你们不能乱闯。”犹豫了几秒后,那官兵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了,他只希望这话能让对方回屋里再憋会儿。

        “什么?”黄东来的声音这下更大了,“难道你们军头说了连茅厕都不让我们上吗?岂有此理!我们几个又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也有马桶可以用啊!”

        他正嚷嚷着呢,武军头的身影已从院子对面出现了。

        “行了行了,三更半夜的喊什么喊?”很显然,武军头是听到了黄东来的嚷嚷,知道手下可能应付不来,故赶紧亲自过来处理,“不就是要去茅房吗?我说了不让你们去了吗?”他说着,就冲着手下打了个手势,“你们几个,给两位公子掌灯,领着他们去....免得他们‘走错了路’

        他这话,听着还挺周到,好似是考虑到黄东来和令狐翔没带火把灯笼,大晚上的去茅厕不方便,所以派几个手下“提着灯笼护送你们上厕所”,但实际上话里话外就是让手下继续盯梢,防止对方溜走。

        “好,多谢。”黄东来说着,冲武军头抱了抱拳,随即就跟令狐翔一块儿走了出来,在那几名“厕镖”的带领下往茅厕去了。

        武军头看着他们走远,眼神中虽是写满了毫不掩饰的狐疑,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待他们走远后,吩咐手下们继续盯紧房间内的另外两人,便又离开了。

        和黄东来推测的一致,武军头刚才还真就是在另一个房间里跟麻玄声商量着该怎么“暗算”这四个人呢。

        他们商议的焦点是:要如何做,才能在事后给出“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说辞,关键下手还得成功。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问,这麻玄声和武军头什么玩意儿啊?怎么就敢对这四人下手的?他们不知道黄哥是什么人吗?

        那还真不知道.

        这麻玄声和武军头,一个是地方土豪出身,从小就志在朝野的富二代;另一个,则是在京城土生土长,虽只是中产,但自幼纨绔,成年后靠着点家里的关系,勉强当上个基层小治安官的少爷。

        像他们这种家境比较优渥的人,有很多都是不怎么接地气的。

        他们可不像底层百姓那样喜爱把闲聊江湖轶事当作平时的娱乐活动,因为他们平日里可选择的其他娱乐活动多了去了。

        在他们的圈子里聊江湖事,就仿佛在一个人人都在聊车聊表聊高雅艺术的场合,你津津有味地聊着电子游戏和少年漫画....也不是说绝对没有人会搭理你,只是像青赧公主这样儿的不算多

        当然了,按理说,麻玄声和武军头本来也不会与江湖人物有太多交集。

        这个咱前文也提过,在大剛,江湖道是很忌讳与官府发生正面冲突的,在京城尤是如此,所以武军头当差这些年,也没怎么遇到过不得不对江湖中人出手的场合。

        倘若今天以前,麻玄声和武军头听说过“混元星际门”是一帮什么人、干过什么事,他们也断不敢把这四个煞星带回来,并企图暗害他们,更不敢在听到黄东来和令狐翔要去茅厕的要求后点头答应.

        然,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

        且说武军头到院儿里走了一趟,返回房间之时,却发现麻玄声不见了。

        那他去哪儿了呢?

        这不巧了么这是,他也去茅厕了。

        因为麻玄声平日里起得早,一般都是习惯在晚饭后如厕的,但今天黄昏时分他被韩谕叫去,一直就忙到现在.给忘了。

        这会儿坐定下来,本来不想还不要紧,可听见黄东来那一声喊之后,麻玄声好似是被提醒了一样,瞬间就来了感觉。

        在武军头离开房间后,麻玄声独自坐在屋内,本来还想忍忍,但“便意”这东西吧....-但来了,那就是一波接一波的巨浪啊,浪头上的时候那叫一个刻不容缓。

        所以麻玄声也等不到武军头返回了,他赶紧自己提上一个灯笼,快步朝茅厕行去。

        而他这一去呢....就没回来。